当前位置:书画院 > 

翰墨飘香——杜敬义的书法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20-12-28 15:56:21|来源:中国周刊|作者:蒋召利

杜敬义,字正之,归德堂主,1956年生人。毕业于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研修生班。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化复兴促进会理事,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文化和旅游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协会艺术委员,中国书画院副院长,北京艺术创作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等职。


杜敬义自幼随父习字,童年用功尤勤。书法初学唐楷兼习汉隶、魏碑等碑帖刻石,于诸体皆有所成。尤以褚遂良《雁塔圣教序》《阴符经》《孟法师碑》帖精研至深,收益颇多,从而形成了正统严谨、灵动飘逸的楷书风格。其楷书传统功力深厚,既不失唐楷的森严又融入魏碑之险绝和褚楷之灵动,笔法凝炼,结构巧妙,点划多变,平中见奇,奇内寓法,亦称佳妙。


微信图片_20201228155415.png


书法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之一,是表达心灵情感和东方审美的一种独特方式。它具有世界上任何一种艺术都无与伦比的深厚群众基础和独特的艺术特征。


书法还是一种审美观念在宣纸上韵染开来的雅致墨香,优美的书法艺术线条千变万化,有缓有急,刚柔并济,引人陶醉。它取材于大自然的万千气象,服务于人文社会,笔墨结体间给人传递出诗意盎然的生命律动和高远绵长的神采意境。书法家杜敬义的作品亦有如此气势。多年来,杜敬义“写尽八缸水,砚染涝池黑;博取百家长,始得龙凤飞”,在博览群贴的基础上,专注于探索褚遂良书法,深厚的书写功底使其形成了以楷书为主、草隶行等书体兼习的艺术风格。空灵矫健、行云流水的笔墨构筑了饱含筋骨血肉、气度不凡的艺术佳作,他在悟道中修古、修身、修心,书写出了颇有生命气度的精神书法,尤其对于社会正能量的讴歌,是他始终在翰墨艺术世界里的本真追求。


微信图片_20201228155420.png


谈到书法艺术成就,杜敬义老师谦和地表示,自己始终潜心钻研褚遂良碑帖,后又投师中国当代书法名家刘炳森、欧阳中石门下,谨听教诲。杜敬义老师倾心告诉笔者,前辈们的教诲,他至今记忆犹新。刘炳森曾言:“中国字,字形是美的,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要继承传统,不要学那些穷山恶水、死蛇挂树、肢解汉字的一套。”


《风云人物》杂志社常务副总编,易书考网络书画教育创始人,著名书画评论家梁咏翔表示,我关注杜敬义先生的书法已经很久了,认识他也有十年多了,欣赏他的作品总有一种励志、养生的文化味道。纵观其作品有四个特点:一是师法高古,取法魏晋唐。在他的楷书中,主要以魏晋唐书法为师,吸取古贤精华,弃其糟粕,凡是对他有用的点画都要吸收过来,融入他的创作中。结构有褚遂良的灵动,有颜师古的厚重精严。随着书写的成熟,加上个人的理解,其楷书法则更加自然质朴,在规整中略见疏朗淡泊,从这一点上来说,又取意于钟繇和“二王”,是难能可贵的。


微信图片_20201228155424.png


二是笔力精致灵动,赋予变化让人有舒服感。书法是书写的瞬间艺术,而书法主要考察作者的笔力表现,笔力越强越彰显书法的技术能力。杜敬义的笔力是成熟的,是精美的,变化是多端的,充分反映了他对毛笔驾驭的能力,他的线质富于变化和对比,一幅作品中重复字皆能有变化是精熟的表现。


三是在用墨上讲究韵味,墨纸相符。杜敬义创作时不择笔,不择墨,不择纸,摸纸、倒墨、立姿、提笔即以楷书试之。将墨用到了自然之美且无刻意之态,这是他驾驭全局能力的反映。


四是书写真情,直抒胸怀是杜敬义的风格。书法不是简单地书写,也不是随便就写背熟了的唐诗宋词,而是切入求字人的实际情况当场而作。创作时不仅要在技法笔墨上表现书写能力,更为重要地是把自己的学养、情操、人格、情感等融入作品中,给书法注入个性色彩,并自成一体,杜敬义的书法作品就具备了这样的艺术性,这就是朋友、收藏家喜欢杜敬义书法作品的原因。


微信图片_20201228155428.png


杜敬义自1986年起先后多次入展、获奖全军书法大赛、首届中国职工艺术节书法美术展、环保世纪行书法展、首届“双鹤杯”中国电视书法大赛、纪念邓小平百年全国书画大赛和千字文全国书法大赛等等由中国书法家协会组织的书画展活动,且多幅作品被国内外重要部门收藏、刻碑、悬挂等等。


2015年,杜敬义在米兰世博会中国书画名家全球巡展暨威尼斯颁奖盛典活动中荣获米兰国际金奖:被CCTV影响力栏目评为“德艺双馨”书法家,其作品被编入《中国书画名家大典》等辞典,并出版了《杜敬义卷、《杜敬义书法字帖》《杜敬义楷书精写百法》《杜敬义楷书歌诀字帖》和当代名家书《正气歌》《杜敬义楷书二十四诗品》、当代书法名家作品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和《杜敬义书楹联百副集》等书集、字帖。编著有《楷书教学》和《楷书结构》讲议等书集。被业内人士评为当代具有收藏潜力的实力派书法家。



111.jpg


中国周刊订阅

责任编辑:孙远进 校对:孙远进

中国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众号

Top